申论 · 2020年12月19日

别因为走得太远,忘了没有手机和健康码的大爷们

别因为走得太远,忘了没有手机和健康码的大爷们

“我问一下,这离城里还有多远?”日前,一位膝下无子女的大爷因没有手机无法出示健康码,多次想要乘车被拒,便选择徒步从安徽亳州前往近1000公里外的浙江黄岩投奔亲戚。途中,已经走了十几天、累了就睡公园的大爷被一名司机师傅发现,这才有了询问离城里还有多远的一幕。

6月20日,据封面新闻报道,大爷到达浙江寻亲未果,被接到当地派出所,热心司机刘师傅传回消息称,大爷已经被村里的人接回安徽老家。

总的来看,这是一个温暖的故事。面对深夜突然出现并招手示意的“古怪”大爷,刘师傅没有选择用一脚油门回避可能出现的麻烦,而是详细了解大爷为什么会夜晚莫名出现在半山腰的路边。在获悉大爷的经历之后,刘师傅又请大爷到面馆吃了碗面,甚至还有意愿为大爷开间房。但大爷面对好意也有自己的原则,他坚持要把面钱还给刘师傅,并婉拒了刘师傅所提供的开房选项,选择到公园里住一晚。

这个故事当中,离不开的关键词就是双方相互释放的善意和信任,这正是维系社会良性运转的价值所在,当人们感叹陌生人之间信任有风险之时,具体而又温暖的个例总能将信任的火苗继续传递。

但是,这个故事在温暖的主基调中又有些令人揪心。当人们在移动社交媒体为科技改变生活欢欣鼓舞的时候,却忽略了生活在移动社交媒体之外、没有智能手机的人们。

其实,这群体的规模在今天的社会并不算小,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20年3月,我国网民规模为9.03亿,而非网民规模为4.96亿,其中,没有电脑等上网设备而不上网的非网民占比为13.4%。

也就是说,像大爷这样没有智能手机和电脑等上网设备的人至少还有6000万,而在今天这样一个疫情防控常态化,时时需要出示健康二维码的特殊时期,这批人的日常生活和出行可以说受到极大冲击。

大爷因为没有智能手机不能乘坐公共交通而被迫千里徒步之事被广泛传播后,社会应该思考如何让没有智能手机的弱势群体也能正常使用公共服务,使其公共生活不受影响,特别是考虑到中国巨大的人口基数,这个群体的绝对数量是非常庞大的。

热心司机刘师傅那样的个体善意是温暖的,但制度化的设计才能够切实帮助到尽量多的人。就当下而言,没有智能手机势必无法出示健康二维码,那么能否在公共场所或服务设施另设一本没有二维码人员的专用台账或是让服务人员兼任一些这一群体的问询指引职能,甚至通过基层网络进行排查,对于有需要的群众,协助出具相关纸质证明。

而从长期来看,或许需要在技术快速发展之外的社会层面等一等跑得没那么快的大爷大妈,为弱势群体留出一条通行的路。这不仅是现代文明的要求,也是社会道义的体现。

大爷一句“城里还有多远”,含义不仅是地理上的,它也在提示我们,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了那些还没有或刚刚出发的人。

转载自:南方都市报

END

公考资料网专注分享公务员事业单位资料学习的网站本文地址https://mex0.com/?p=1237,喜欢的朋友可以点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