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申论学习 > 正文

两小区争路权,解决老问题还得有新办法

申论学习 3年前 (2020-12-19) 浏览 126

大家好~这里是“小锐”

关注我,看每日最新鲜、最精彩、最有意义的热点锐评,

仔细阅读还能发现一些可以摘抄的好词好句噢~

近日,有媒体报道了一个小区改造的争议案例:江苏徐州鼓楼区环城街道港北小区,今年2月份通过居民自筹资金增设道闸门禁,缓解了防疫难的问题。这一举措,当时也得到了街道的肯定。然而一个多月后,疫情形势放缓,小区设置的道闸也从“正面典型”,沦为了“乱搭违建”。

该小区设置的道闸之所以成了“乱搭违建”,是因为它设置在了城市规划道路上。相关规划上明文规定的市政道路,当然不容许设卡阻断,变成小区业主的私家领地。更何况,该路段还是消防车、急救车到达另一小区最快速的通道。

两小区争路权,解决老问题还得有新办法

门禁刚设置时街道社区赠送的活动板房


但此事远非如此简单,它还牵涉到当地两个小区之间的争议——港北小区由于规划建设较早,没有进行封闭式的管理,楼栋直接临街。如果不设置道闸和门禁,相邻小区的车辆和外来人员经常会随意进出,占据港北小区内的公共空间。然而设置门禁不仅挤占公共道路,也会影响相邻小区居民的出行。所以港北小区的封闭举措很快引发了大量相邻小区居民的投诉,最终门禁难逃被拆除的命运。当然,恢复原状之后,港北小区公共空间被挤占的问题也会重新出现。这种两难的局面,并不是简单的小区之间的矛盾,而是历史遗留造成的问题。

不过要指出的是,在这件事上,相关街道和社区的纠纷解决方式明显欠佳。港北小区自行设置门禁进行封闭式管理,阻断人员的随意流动,在疫情期间为当地以小区为单位的防控提供了便利。因此,这一举措成为了“正面典型”。此后,由于该门禁影响规划道路正常通行,它又成了“乱搭违建”。但问题在于,对它作出表彰、将它打造成“正面典型”的街道部门,和将它认定为“乱搭违建”街道部门,居然是同一个。那么,为何该街道一开始没有依据侵占公共道路对该措施进行阻止,而是等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封闭式门禁没有利用价值后,再将小区居民筹集资金设置的门禁强制拆除?

事实上,从“正面典型”到“乱搭违建”,这种决策的“朝令夕改”不仅仅损害执法的连贯性,更会激化矛盾,让小区间多年的分歧继续加大。的确,疫情期间,社会的主要精力都集中在疫情防控工作上。但小区管理的路权之争,既不能因此而搁置不管,更不能借疫情做“特殊”处理。执法前后不一,奉行“会哭的孩子有奶喝”,最终可能导致两方都有怨气。

两小区争路权,解决老问题还得有新办法

港北小区、恒昌小区、某写字楼将西出入口包围


现在,门禁已经基本拆除,道路已恢复畅通,但是问题依旧存在。对于道路恢复后涉及小区公共空间遭挤占的问题,同样得有相应的解决方案。长远来看,地方街道部门也应该组织双方业委会坐下来谈谈,就争议问题提出新的解决办法。对于类似规划层面的历史遗留问题,当地城市规划部门也应该合理平衡各方利益,结合城市规划、发展现状、小区实际布局、居民的合理诉求等等,统筹处理相关事宜,对规划存在的问题及时进行修正,如果规划合理,也应该针对现有矛盾寻求新的解决途径。

跳出来看,此次争议也是老旧小区治理难的一个缩影。疫情期间,很多规划建设较早的老旧小区,由于无物业、无业委会、无管理人员、无封闭门岗等,成为防控的薄弱地带。在疫情之后,许多老旧小区牵涉到的治理难题,也应该有系统的改造处理,而不是随着疫情形式的和缓而再次搁置。

转载自:光明论


“因为会哭而得到更多的糖果”,这样公平嘛?


公考资料网专注分享公务员事业单位资料学习的网站本文地址https://mex0.com/?p=973,喜欢的朋友可以点下分享

- END -
- 0人点赞 -

发表点评 (0条)

picture loss

暂无评论,你要说点什么吗?